雨宮あきら

頭像繪師FB專頁//mizumizu

雨宮亮,暱稱雨宮/阿亮
港家低產寫手,專注使用繁體

更新都在子博了……主博啥都沒有

▼坑▼
梅露可物語
全職高手
Uri
海囚
MHA
彈丸論破
SEEC
怪異症候群
黑色星期日
怨恨搖籃曲

『灰色庭院』Sinfonía 40 3/4(天使方前輩組)

◆給朋友的本子寫的小插花

◆私設略多,可能略影響對前輩組的印象(。


——。


  很久以前。

 

  悠揚的琴聲飛揚,溢滿了休息室的每一個角落,時而飛快夾雜紙張翻頁的響聲。隨著指尖在黑白相間的琴鍵遊走,深刻沉重的旋律鳴動,音符隨着每下敲擊組成節拍稍快和滑潤的樂段,每下都流露出無法卒語的悲慟。

 

  Rigatona把純白的手套掛在黑色三角琴的邊緣,放下樂譜,坐下來挑了一個樂章彈奏,「G小調第40號交響曲」的第三樂章。

 

  ——樂章就到此結束,沒有高潮、宛如一下沉入深淵萬劫不覆一般地結尾。

 

  「這曲彈得略憋屈啊Rigatona。」Sherbet走到鋼琴旁,撿起不知何時滑落地上的手套遞給Rigatona,輕浮地說道。她剛打算喘口氣,卻被Sherbet冷不防的一句話嚇得心臟跳漏一拍。

 

  「你啥時候進來的!」她帶著不忿奪過對方手上的手套。

 

  「在你彈得忘我的時候。」Sherbet倒也並沒特別在意Rigatona暴躁的舉動,靠著鋼琴語氣輕佻地應道,向著她比了個開槍手勢。

 

  「痛痛痛——!」然後Rigatona一邊戴上手套一邊用靴子的鞋尖踹了Sherbet跟腱一腳,痛得他嚷了起來,連忙把手縮了回去。正好這個時候Ciel推開了休息室的門,Wodahs和Grora端着飲料走進來,徑直走到茶几前放下來。那兒很明顯也預備了Rigatona和Sherbet的份兒。

 

  「噢,Rigatona和Sherbet也在啊,幹啥呢?」Grora放下奶茶後走了過來,Wodahs則坐到一旁喝着熱騰騰的奶茶,視線落到剛剛一併拿過來的戰術筆記。

 

  Ciel也跟上圍到鋼琴旁。瞥見Rigatona很久以前就開始用的琴譜後,念舊之情油然而生,也想像以前那樣和Rigatona來次合奏。

 

  「很久沒聽Rigatona彈鋼琴了呢。要不我也露兩手?」Ciel一臉躍躍欲試。

 

  「好好好,我們一邊喝奶茶一邊洗耳恭聽,Grora就別礙着她們了,我們一邊去。」Sherbet說著拍了拍Grora的肩,接著就被踹了一腳。然後她撇下扶着腳的Sherbet不管,先行一步坐到茶几的椅子上。

 

  Grora拿起了溫熱的馬克杯,看著奶茶冒出的白煙裊裊上升,遠眺對面興致勃勃地翻著琴譜的Ciel對Rigatona說着什麼的情景,似是在挑選曲目。Rigatona微微頷首,一轉身,輕快活潑的音調響起,與天籟一同點綴今天的下午茶時光。

 

  等其他人都走了,Rigatona也準備離開的時候,Sherbet驀然喊住她。

 

  「Rigatona,有機會就把第四樂章彈完唄。」

 

  聞言,Rigatona眉心一皺,緘默了一會,沒說出什麼。

 

  「……下次吧,等我把Cranber幹掉之後。」她應道,揮揮手轉身走了,留下Sherbet一人。他嘴角勾起一抹淺笑,修長的指尖毫無章法地掃過琴鍵,使得凌亂的音符亂飛四散後,瀟灑地在噪音的歡送下離開。

 

  ——只是,很久以後,Sherbet再無緣聽到Rigatona琴下的第四樂章了。


END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