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宮あきら

頭像繪師FB專頁//mizumizu

雨宮亮,暱稱雨宮/阿亮
港家低產寫手,專注使用繁體

更新都在子博了……主博啥都沒有

▼坑▼
梅露可物語
全職高手
Uri
海囚
MHA
彈丸論破
SEEC
怪異症候群
黑色星期日
怨恨搖籃曲

【刘卢/卢刘—犯法】『全職高手』國王陛下的愛意(劉盧劉)(01-03)

◆18:00一棒,不要問我為什麼現在才看見

◆ 《國王大人的善意》 後續
◆OOC
◆時間點大概是第十三賽季夏休期

咳……時光機一下……心虛(ntm




01

 

  劉小別每逢長假期總有那麼幾天是和盧瀚文一起過的。說來也是奇怪,明明就算來北京找他玩,也只是打榮耀,頂多只是再吃頓飯和看場電影而已,何必每次都山長水遠的從廣州過來呢。

 

  尤其是盧瀚文每次離開都忘東忘西的。

 

  盧瀚文是坐上午的班機回廣州的。劉小別給盧瀚文送機之後回到家裏,就看見他母親拿著一件藍色的連帽外套坐在客廳。劉小別一眼就認出來那件外套是藍雨官方的周邊了,多半又是盧瀚文忘在這的吧。

 

  「小別,瀚文忘記帶走他的外套了。」劉小別母親朝他說道,把外套遞給他。

 

  「嘖,這小鬼又把東西忘這了啊。」劉小別接過外套,然後習以為常地把手伸進外套的口袋裏,把裏面的東西掏出來,隨意的塞進褲袋裏。接著他走到陽台外,把外套丟到籃子裏。

 

  劉小別母親本來就好客,看盧瀚文和兒子關係這麼好,每次盧瀚文來玩都叫他住下來個幾天。所以盧瀚文把東西忘在劉小別家裏也不是第一次的事了,劉小別要不是寄回去就是等下次碰面的時候歸還。

 

  「你倒是提提他呀。」劉小別母親也走到陽台上晾衣服。

 

  「拜託,我每次都提。」

 

  「哎呀哎呀。」

 

  對劉小別而言盧瀚文簡直就像每個人小時候都聽過的「鄰家小孩」,只要盧瀚文不在他母親就開始唸他。盧瀚文笑容可掬、平易近人、嘴巴甜、住在劉小別家裏那幾天會幫忙做家事,可討他母親歡心了,她說盧瀚文就只有粗心大意這點不好。

 

  事實上盧瀚文的神經確實挺大條的。

 

 

 

 

 

02

 

  劉小別把盧瀚文的東西塞進褲袋裏,之後沒拿出來就把褲子丟進籃子裏了。直到下午的時候,他看著時鐘想到盧瀚文該下機了,才突然想起東西還在褲袋裏,匆匆忙忙跑到陽台上拿回來。他先前沒留意,把東西拿出來之後才知道盧瀚文口袋裏放的是項鏈。

 

  「鐵項鏈?真潮。」劉小別把剛才盧瀚文的項鏈拿在手上看。

 

  銀色的細長鐵鏈上掛著一枚銀戒指,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亮眼的光。戒指上的花紋十分簡潔,就只有一個菱形。劉小別印象中盧瀚文從來沒戴過鐵項鏈,一來這不是盧瀚文的穿衣風格,他的風格更偏向活力可愛型的;二來盧瀚文平日出門很少戴項鏈。說是因為保管很麻煩,他家裏的項鏈甚至就只有當初拍宣傳照時戴著的那條。

 

  劉小別總覺得鐵鏈上那枚戒指特別眼熟。他下意識地翻過戒指的內側來看,看見「LHW」三個工整的英文字刻在上面。

 

  「咦。」

 

  劉小別想起他在哪兒看過這枚戒指了。

 

 

 

 

 

03

 

  兩年前劉小別生日的時候,盧瀚文送了一個藏著一枚銀戒指的國王派給他。那枚戒指外側刻了一個菱形,內側則是刻了他的名字簡寫「LXB」。戒指外圍以純白的銀光打磨得鋒利且耀眼,讓人難以注視。後來劉小別覺得它單純又直白得可怕,便把那條繫在蛋糕盒上的絲帶綁在上面,反光變得沒那麼晃眼。

 

  劉小別記得盧瀚文說過那條絲帶的顏色是他最喜歡的那種藍色。比天空要深,比大海要淺,那是充滿親和力、活力和熱情的藍,炫目又亮麗,往往能在人心裏留下深刻得無法抹去的蹤跡。

 

  劉小別走回房間,拉開書桌的抽屜,拿起裏面一個小小的盒子。裏面裝著盧瀚文兩年前送他的銀戒指。他想到如果把這弄丟了的話盧瀚文肯定要哭,便把戒指放到裏面,之後很久沒拿出來了。

 

  他把盧瀚文之前送他的戒指拿出來比對,兩枚戒指除了刻畫的名字不一樣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他分別了。兩枚戒指是同一個款式,可能是特意定制的,劉小別很肯定。

 

  「靠,這不就成對戒了麼……」劉小別捂住半張臉,小聲喃喃自語。

 

  驚訝?惶恐?喜悅?慌張?劉小別霎時間竟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劉小別拿著兩枚戒指,有些不知所措起來。他在納悶自己是不是誤解了這對戒指的含義、自己是不是該打給盧瀚文問問再說、打過去之後又要怎麼開口才不會顯得唐突——諸如此類的想法充斥著劉小別的腦海。但無論如何他絕不願意當作什麼也沒發現。

 

  他有這——麼喜歡盧瀚文。

 

  一開始被盧瀚文纏著不放,他只覺得不耐煩;到後來對方頻繁找自己PK的時候會主動奉陪,樂在其中;到了現在完全淪陷,覺得對方每個舉動每句話都可愛得要命。不知不覺變成暗戀,花了三年時間。自從劉小別察覺自己喜歡盧瀚文之後,每次見面都會變得越來越喜歡他,隱藏自己喜歡他的事實也變得越來越費力氣。儘管如此劉小別從來沒想過說出口。

 

  「……該不會真的是對戒吧。」

 

  如果說盧瀚文是訂造那枚戒指的時候訂了一對,一枚送給他,一枚留給他自己的話。

 

  劉小別倒吸一口氣,心臟悸動的速度有點快了。他發誓他從來沒試過如此六神無主。

 

  這大概就是暗戀的感覺吧。心臟被繞上一圈圈鐵絲,變得越來越重,重得快要滾下坡道。為了不破壞到什麼,滾下的時候又趕忙挽留著。一直重複著這個過程,直至那顆鐵球沉得控制不住為止。

 

  劉小別撓了撓頭,擦了擦紅彤彤的鼻尖,拿著手機和兩枚戒指撥通了盧瀚文的號碼。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