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宮あきら

頭像繪師FB專頁//mizumizu

雨宮亮,暱稱雨宮/阿亮
港家低產寫手,專注使用繁體

更新都在子博了……主博啥都沒有

▼坑▼
梅露可物語
全職高手
Uri
海囚
MHA
彈丸論破
SEEC
怪異症候群
黑色星期日
怨恨搖籃曲

『黑色星期日』ED20後日談(雙真)(1-3)

【後日談_真紀×真人】

 

@ED20的後日談。
@時間設定在真紀高中畢業後,搬去和真人一起住了。
@可能有點bug……嘛其實ED20本身就算是一個bug了。

 

明明還有一大堆作業卻還抽時間來寫這個的我……因為原作也是使用第一人稱,那我就入鄉隨俗,寫回第一人稱了。

我已經做好閱覽數創新低的心理準備了……不知道這裡有沒有看過《黑色星期日》的人?有的話請務必跟我搭訕……

 
看完了《黑色星期日》,老實說心疼真人。
我非常希望真人和真紀之後能夠同居……就算沒有交往也行,只要能成為家人就好了,因為真人渴求的是家庭溫暖啊……
結局裡好像有稍微暗示到真人已經把真紀當成家人了,因而我希望真紀能和真人一起住,然後成為真人真正意義上的家人。(純粹是因為我覺得家人就該住在一起)

因為遊戲劇情很長所以也不太記得細節了……我記得真人做菜手藝好像很好,好像是因為他等著他那個人(無)渣(誤)老爸回來,一家人一起吃飯。

如果真人等待的對象,從父親變成真紀,每天做好飯等真紀回來一起吃的話那就太好了呢——

想要看看這樣的畫面,於是懷著這樣的心情寫了這樣的後日談。

——。



1)家

  「你行李真少啊。」我一邊看著真紀帶來的行李,一邊向我背後像隻好奇的大型犬一般,興致勃勃地在我家的客廳到處亂逛著的真紀說。他帶來我家的行李就只有一個不算大的、棕色的行李箱,高度大概到我膝蓋左右。

  「因為日常用品等等的前輩家裡全部都有啊——」他回過頭來,臉上掛著與平時無異,溫和又沒有殺傷力的笑容。我站起來,轉過身,對他淺笑;對著他,我只能無奈的、卻又有點欣慰的笑著。

  「接下來就要和前輩一起住在這個家了,請多多指教。」真紀走了過來,輕輕握著我雙手,非常認真的說道。不知不覺的,那已經成為熟悉的觸感和溫度了。

  ——家。

  「我才是,請你多多指教。」儘管身體還是有些抗拒與別人接觸,但我還是試著回握那雙溫柔的手。帶著感謝地,朝那雙拯救過我的手稍稍加大了力度。

  要是,這裡能夠成為我和真紀的家就好了。

  要是,我也能夠給予他溫暖就好了。



2)回家的理由

  搬家之後,幾乎可以說是回歸到平常的生活。只是,有很多細微的事發生了決定性的變化,現在我就那樣平平穩穩的過著猶如夢一般讓人感受不到實感的日常生活。那之後父親再沒有跟我聯絡,老實說,我暗地裡鬆了一口氣。

  新家依舊只有我一個人。一個人待在空曠的家裡,偶爾會被寂寞填滿心裡。但真紀有時會過來玩,舒緩了那樣的氣氛。

  這樣的情況會直至真紀高中畢業後。當初他提議我搬家時就說過,他打算考我家附近的大學,但那所大學離他家有點遠,於是他跟我說想搬來我家住。我同意了。

  「為什麼是我家?」我問他。

  「那個啊,前輩。我已經把你當作家人了。」

  ——家人。

  「家人……」

  「對,家人。回家可不需要什麼理由哦?」

  ——家。

  真紀他把我當作他的家人之一,把這裡當作是家。以後家裡就不再只有我一個人了,每天都能看到真紀,每天都能和他說話,每天都能和他一起吃飯。

  想到這兒,突然像是被感動到似的鼻酸了,想哭的衝動湧了上來。我揉了揉鼻子,把那樣的衝動壓下去。

  「——那麼,歡迎回來。」



3)名字

  「前輩,雖然有點唐突,但是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嗎?」真紀他吃著飯,突然說道。

  「……蛤?」我被他突然而來的話語搗混了思緒,放下了手上的筷子。

  「我覺得家人之間應該直呼名字呢。」這麼說著,他又夾了一塊炸雞到碗中。

  我看著真紀棕色的眼睛,像是在發呆一般沒有回應。我回想起他從很久以前開始在我心中就一直是「真紀」了,只是我一次也沒有說出口,沒有叫過他的名字,嘴上總是說著「你」或者「喂」。

  「……真紀。」我別開了視線,小聲的說道。這下對方好像很高興似的,把炸雞塊放進口中。看著他那笑臉,他嘴嚼時發出鬆脆的卡嚓聲在我耳中貌似也洋溢著愉快的感情。有必要這麼開心嗎?

  「你也叫我名字。」我說。

  「是呢——真人。」說著,對方臉上漾起了一個燦爛的笑容,然後又夾起一塊炸雞。

  「……別吃太多啊。」我無奈的說道,然後又重新拿起筷子。

——。

後續這種東西我爽才會寫……因此,因為我爽,所以這個後日談會繼續寫下去的。
當這個是不負責任的安利吧,希望大家會去玩玩看《黑色星期日》這個遊戲或者去看看實況w

載點:
http://www.otomedream.com/thread-733975-1-1.html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