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宮あきら

頭像繪師FB專頁//mizumizu

雨宮亮,暱稱雨宮/阿亮
港家低產寫手,專注使用繁體

更新都在子博了……主博啥都沒有

▼坑▼
梅露可物語
全職高手
Uri
海囚
MHA
彈丸論破
SEEC
怪異症候群
黑色星期日
怨恨搖籃曲

『飆速宅男』Wine/Beer(山坂)

【山坂_酒吧(師生)】

@真波性轉,小野田還是原樣不過交了女朋友。
@反正就是一個女公關勾引和女朋友吵架了的青年的故事……

偷懶不寫作業來寫山坂~~~第一次寫山坂就是這麼糟糕的東西w
覺得自己的第一人稱沒救了於是來寫第三人稱……儘管如此我還是寫得很沒氣氛。
原本打算把真波寫成小婊砸的但是完全沒那個味道啊(幹

——。

  當小野田坂道坐在酒吧角落一張桌子前,看見面前被倒進些許紅酒的高腳杯,他才後知後覺到不對勁。他抬頭看向剛才給他倒酒的少女,剛好和她對上視線。對方稍稍睜大了水汪汪的眼眸,然後又瞇著雙眼,微微側著頭,朝著小野田微笑。那個笑容貌似打中了小野田的心臟,他不忍直視那閃亮動人的微笑,於是又看了看桌上的玻璃杯。燈光照射著杯內的紅酒,在玻璃茶几上打出一個深紅的影子。

  「那個……為什麼是紅酒?」小野田戰戰兢兢的問。他記得自己叫的是普通的啤酒。

  「沒關係沒關係,就當我請你的好了。」說著,桌上突然多了另一個高腳杯。小野田被這引起了注意,看向給高腳杯裡倒酒的纖細的手。少女倒了酒之後就放下看起來沉甸甸的紅酒瓶,然後毫無猶豫的坐到小野田旁邊。小野田下意識的往右邊退縮。

  他和少女素未謀面,為何少女對他如此親暱?

  小野田開始胡思亂想。

  今天晚上,小野田坂道和他的現任女友吵架了,他一氣之下想著喝酒發洩,就跑到酒吧來了。他的女友是把錢當水花的類型,但小野田本來打算忍下去的,直至他發現女友一腳踏兩船為止,就狠下心來分手了。對方也乾脆的接受了,這讓他更加肯定對方只是把他當提款機看。

  這位女性也是這麼想的嗎?小野田這麼想著,偷偷瞥向旁邊與自己靠得很近的女公關,正好少女也在看著他。他心慌,馬上別開了視線。小野田處於這狀況反而有點後悔來到了這兒。他現在恨不得趕快離開酒吧,買一堆啤酒回家喝算了。

  少女像是看透了他的不安似的發話了。

  「哈哈,不用這麼怕我啦。我只是覺得你看起來很有趣而已。」少女爽朗的笑了,接著探身從茶几上拿起兩杯紅酒,把其中一杯遞給了小野田,然後又趁機坐近他。小野田依舊是一樣的反應。

  「那個……我有女朋友了。」小野田拿著高腳杯,並沒有喝下紅酒。儘管這只是謊言,但就算要說謊他也不想再接近女人了。

  「那麼,為什麼要來酒吧一個人喝悶酒呢?」少女又靠得更近。她的手撫上小野田的臉,把他的頭轉過來,使得小野田不得不看著她。但他還是極力避免和少女對視,硬是閉上了眼睛。少女覺得沒趣,心裡想著還是別迫他好了,然後起身給小野田拿了一罐啤酒。

  感覺少女離開了的小野田緩緩睜開了眼睛,然後看到少女遞給他一罐啤酒。

  「謝謝……嗚啊!」有點不知所措的小野田放下了高腳杯,正想接過啤酒,少女卻冷不防的將冰凍過的啤酒擱到他臉上才放到他手上,害他被突如其來的冰寒嚇得慘叫一聲。少女之後坐到血紅色的麂皮沙發上,笑得花枝亂顫,害小野田心裡不是很愉快,又拿起了高腳杯,有點糾結的晃動杯內的紅色液體。

  「你果然很有趣!」少女一邊笑一邊說著,然後把高腳杯內的紅酒一飲而盡。儘管她意識還清醒,清秀的臉上卻已染上淺淺一層緋紅。小野田以為她喝醉了,便放下戒心來與她對話。

  「……分手了,所以才來喝酒的。」小野田喝了一口啤酒,然後搖了搖藍色與銀色包裝的啤酒罐。能感覺到裡面還有重量。

  「這樣啊——你的名字是?」少女比起小野田和女友的事,似乎更關心小野田本人的事。小野田沒多作考慮就告訴了對方名字,而少女就只告訴了他姓氏——真波。交換了名字之後,他們一起喝酒,一邊喝著啤酒一邊聊天。內容主要是在聽小野田訴苦,說他女朋友哪兒哪兒不好的。真波對他和他女友的事不怎麼感興趣,但還是認真的聽著,時不時附和兩句,然後給有點激動起來的他灌酒。

  不知不覺間,桌上的啤酒罐已經堆積起來了,而一開始打開的紅酒還是被放置在一旁無人問津。兩種酒的氣味填滿了空氣,濃烈得彷彿只要吸一口氧氣就會醉似的。兩個人都快醉了,臉色泛紅,意識沒有喝酒前那麼清醒。真波她看了看滔滔不絕,自說自話著的小野田。

  小野田還是繼續說著她女友的事。

  「你就是太單純了啊……」真波手上捧著還有一半酒的啤酒罐,一邊看著小野田一邊喃喃細語道。看到對方這樣選人,她心裡有些不服氣,指甲塗成兩種不同深淺藍色的手指加大了掐住罐子的力度。

  她放下了喝到一半的啤酒,又再靠近小野田身旁。

  「……真波小姐?你喝醉了嗎?」也許是已經開始信任她了,甚至還有些擔心看起來喝醉了的對方。這次小野田沒有退開,只是有點擔憂的看著對他而言有些異常的她。小野田的擔心讓真波心裡的鬱結稍稍鬆開,然而她還遠遠的不滿足,渴望著對方更多地給予她愛。

  時間剛好是店裡最熱鬧、大家都沉醉在狂歡的時刻;她趁著他們倆坐在店內的死角裡,沒有人看見他們,也沒有人會來打擾他們,對小野田做出了也許對於初次見面的倆人而言有些超過的舉動。

  「沒有醉喲,」她伸出雙手摟著小野田的脖項,挨近他的身體,稍稍壓下頭卻又挑高了視線看著對方。

  小野田因酒精而變得遲鈍的腦袋一時反應不過來。直至聽到對方說她很清醒,他才反射性的羞紅了臉,然後別開了視線,手忙腳亂的躊躇著要不要推開對方。真波把小野田的眼鏡摘掉放到一旁,「等、等一下,請把眼鏡還我……」強迫他只能看著近在咫尺的自己。這下小野田的臉更是紅得快滴血了。

  「看著我。」真波她直直盯著小野田灰藍色的雙眼,而小野田也不得不和對方對視,仔細的觀察對方長什麼樣子。

  湛藍的眼眸裡仿佛藏住了許多秘密一般深邃,細長的睫毛就像是在引誘他似的。她的藍色長髮微微捲曲,散在雪白的肩與背上,很柔順。白裡透紅的肌膚與她所身穿的黑色禮服互相形成對比,凸顯了她的神秘感與瑰麗。

  小野田的腦袋一片混亂,已經搞不清楚真波這女孩兒的企圖了。他只覺得眼前的她比誰都要漂亮。

  「坂道先生,」真波咬了咬下唇,用夾雜著些許狡黠和嫉妒的眼神看著對方,說道。

  「我和你的女朋友,哪個比較可愛呢?」

END

——。

當然是真波比較可愛啊!!!!!!
不過想著「你比較可愛」這種話小野田就算喝醉也說不出來於是強制結束,不寫後續(幹

其實小單車的人物性轉之後的人設我都想好了只是不知道要不要放出來(??

背後是這樣的設定:
真波是女大學生,晚上在當女公關。(很受歡迎但是不賣身ry)
然後小野田是大學助教,和真波在同一間大學。
真波和小野田是認識的但是不怎麼熟,所以那天晚上小野田認不出來。
因為真波喜歡小野田,所以第二天上學跑去找小野田了,小野田想當然爾嚇了一大跳然後教訓了對方一頓。

看起來是和正文完全沒有關係的設定www


评论(1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