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宮あきら

頭像繪師FB專頁//mizumizu

雨宮亮,暱稱雨宮/阿亮
港家低產寫手,專注使用繁體

更新都在子博了……主博啥都沒有

▼坑▼
梅露可物語
全職高手
Uri
海囚
MHA
彈丸論破
SEEC
怪異症候群
黑色星期日
怨恨搖籃曲

『飆速宅男』一萬二千步(荒東)(1/3)

【荒東_神社PARO】

寫了後續,總共有三集,這裡是1/3。會打上神社PARO的tag和加上超鏈接方便搜尋^u^

想寫很久了的神社PARO,雖然一開始想著要寫的是神社主人和參拜者,不過想不出參拜者的劇情所以參拜者後來變成信差了,嘛好像也不錯w

@這是個平平淡淡、沒有想要表達什麼的故事。
@神社主人與信差PARO
@東堂沒有加入自行車部,沒有戴髮箍,和荒北從一開始就不認識……這樣的設定。

@荒北—>信差
@東堂—>神社主人

——。


  我走上通往神社的那條長得要命的樓梯,慢慢爬上在山腰上的神社。我一邊碎碎念著「神社建在這種鬼地方怎麼會有人來參拜」,一邊一步一步踏在灰色的石階上。時不時往後方看去,樓梯上除了我一個人以外沒有其他人,倒是有很多火紅色的楓葉落在上面。

 

  偏偏我是第五次走上這條天殺的長的樓梯了。

 

  走了也有好一段時間,總算是爬到神社門口的鳥居來了。那個宮司今天沒有在外面拿著掃帚掃走落葉。但楓葉還一片片的留在地上,大概是因為我提早了來這邊,還沒看見他出來掃吧。看他還沒出來,我就坐在階梯一旁,看著頭上紅色有點掉漆的鳥居喘了口氣。

 

  「哈囉。今天也有信?」一把男聲冒出來,進入我的視線,擋住了我頭上的鳥居。那個男人長了一頭對男生來說稍長的黑髮,看來依舊用白色髮圈梳起短馬尾了,儘管我覺得他的頭髮束不束起來都沒差。他的雙眼是深不見底的藍色,眉毛往上佻,精緻的五官和臉龐不必再用化妝加什麼修飾也很秀氣。那正是我要找的人。

 

  「廢話,不然我怎麼在這。好啦,你的信。」我的頭保持那樣的角度,直接從袋子裡面掏出僅有一封的信,直接往他的臉塞過去。他好像是被我嚇到了,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他接過了信,仔細檢查了信封上寫著的地址,就把信封收了起來。

 

  「你怎麼一拿就能拿到給我的信?」他的視線盯著我的袋子看。

 

  「因為今天只有給你的信啊,給你派完信我就下班了。」多虧這點,讓我第五次爬完這條樓梯的時候感覺挺愉悅的。

 

  我是新來的信差。職責不用多說,就是每天查看附近的郵箱,把郵件拿去郵局那邊作地區分類,拿到寄來這地區的信就給這附近的人家送信。當然也包括給這該死的神社送信,而且這宮司和對方的書信來往還意外的頻繁,是想累死誰啊混蛋。我已經是第五次來這邊了,也已經差不多和這神社的主人、也就是這個宮司熟起來了,雖然還不知道對方叫什麼名字。不過也沒興趣知道。

 

  「嘛,辛苦了。對了,我還有信沒拿下去,待會你走的時候能順便幫我拿去郵局嗎?」他這樣問道。我還沒開口嫌他麻煩他就跑回去拿信了,真是一點都不客氣。等了一會,他拿著一個白色信封跑了出來。

 

  我嘴上嫌他麻煩,但還是接過了他手上的信封,而對方也只是滿不在乎的笑著。習慣性看了看信封上的字跡,那上面用著秀麗的筆跡寫了地址。我把信封收進袋子裡面,就拍拍屁股從石階上起來。站起來的第一眼就是看見那長得彷彿沒有盡頭的樓梯。

 

  「喂,」我心血來潮轉過頭來,「這樓梯有多少級啊?」問他。明知道他不會知道答案卻還是忍不住那樣問了。「剛好一千哦,來回二千級。」倒是有意外的答案從他口中出來了。

 

  「真的假的……你怎麼知道?」我詫異的看了看他的臉,看起來不像是在鬼扯。我又看了看腳下的樓梯。

 

  「我數過啊。」說著,他爽快的大笑起來。我吐槽他到底有多閒才能來回走兩次,而他也只是回我一句「閒得要命」,然後繼續「哇哈哈」的笑著而已。我拿他沒轍,打算不管他、拔腿就跑,又突然想起一件事而停下腳步。

 

  「剛好來回一萬步啊。」我細語喃喃道。

 

  他好像沒聽到我自言自語,單方面的聒噪著,說他實在閒得發慌,讓我有空就多上來陪他聊天。我嘴上答應著,然後就走下山了。只要我還當信差,他還住在神社裡,對方還繼續給他寄信,見面的機會還多的是吧。

 

  走下山的時候,我心裡不忘數著「一」、「二」、「三」,到後來更是毫無避忌的唸出聲了。

 

TBC


按此前往(2/3)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