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宮あきら

頭像繪師FB專頁//mizumizu

雨宮亮,暱稱雨宮/阿亮
港家低產寫手,專注使用繁體

更新都在子博了……主博啥都沒有

▼坑▼
梅露可物語
全職高手
Uri
海囚
MHA
彈丸論破
SEEC
怪異症候群
黑色星期日
怨恨搖籃曲

【瑪麗蘇×二創】第五章(有栖 千明)【飆速宅男】

【飆速_瑪麗蘇】

◆第五章
@自創角有。也許會做出一些非常瑪麗蘇的行為。
@因為都是一些妄想所以慎入。
稍微灑了點白砂糖。就跟《愛麗絲夢遊仙境》裡面的餅乾一樣甜?(並沒有
覺不覺得喊著不可抗力不可抗力的鳴子很像那個誰誰誰?

——。

  把蛋糕吃完之後,其他人都差不多走了。香川大叔讓我先別走,而他則走到店內一個角落跟不知道誰講電話。我看沒什麼好做的,便開始看手機。我留意到時間差不多要到六點了,便起來跟香川大叔說聲我該回去了。我媽讓我六點半前要回去。

  「噢不。能再等一下嗎?這傢伙遲到了。」大叔他指著電話。「喂喂,你什麼時候要到啦,人家都要回去了!」他催促著電話對面的人。最後香川大叔說對方再過五分鐘就過來,我就回去坐下,繼續看推特了。

  ……說到底,到底是誰要來啊。

  心裡冒出一個想法,但是又馬上馬上搖搖頭,把它打消了。因為那是不可能的。

  「香川大叔——」

  聽到自己所熟悉的聲音,我反射性的抬起頭,接著呆若木雞的瞪著眼看著從門口進來的那個人。我嚇得說不出一句話來。

  那個人長了一頭紅色的頭髮、有著紅色的眼睛、帶著紅色的鴨舌帽、穿著紅色的衣服。

  ……我見鬼了。

  「太慢了啦。」香川大叔說著。

  「那是不可抗力啦!不可抗力!你今天才告訴我這件事啊!」鳴子一邊抗議著,一邊和香川大叔走過來我這裡。直至走到我所在的圓桌,他們才停止拌嘴。

  「啊,下午好,你就是有栖吧?」他走到我面前,好像沒有坐下來的意思。

  我理清了一下嗓子,「嗯、嗯,我是……。」說道。

  「對了,」他在袋子裡面翻找著什麼。

  「挑禮物花了點時間,所以遲到了,抱歉啦。」他從袋子裡面掏出一個小小的長方形盒子,放到我手上。盒子的包裝和其他人送我的禮物一樣是紅色的。可能是鳴子君依照他自己的喜好選的吧。

  「生日快樂。」

——。

  今天四點的時候,香川大叔突然打電話過來,讓我去一下他朋友的生日派對。因為香川大叔說她是我的粉絲,所以我就答應他要去了,但沒想到派對是五點開始。我唯有匆匆忙忙跑去商店街買禮物,那個大叔真是的。我不清楚女孩子都喜歡些什麼,所以猶豫了好一段時間。

  聽香川大叔說,那個女生是愛麗絲。會場裡面什麼時候有過愛麗絲了?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見到了本人,我才明白大叔為什麼叫她愛麗絲了。她長得很漂亮,像是個人偶似的。她的個子比我想像中的小;她的頭髮黑黑的,束成兩條很長的麻花辮;她的眼睛閃閃發光的,看見我的時候就像是愛麗絲看見兔子一樣的表情。她和我所認知的愛麗絲有很多重疊的地方,真的就像是童話裡面的愛麗絲一般。

  「生日快樂。」我說道。

  「謝謝……」她似乎恍神了,眼睛睜得圓滾滾的,目不轉睛的看著我給她的禮物。她只是把禮物捧在手上,沒有拆開。

  「那個啊,你不拆開嗎?至少也讓我知道你喜不喜歡吧。」我說。她點了點頭,然後小心翼翼的拆開包裝紙。她看了看透明膠盒裡面裝著的手鍊,「謝、謝謝你,我很喜歡……!」看似很滿足的笑了。

  「咔咔咔!喜歡就好!」我放下心來,然後轉頭問香川大叔還有沒有蛋糕。香川大叔吼著說「都被吃光了」,然後說是幫我拿三件普通的蛋糕就出去了。

  「那麼,我也該走啦——」我正想轉身跟著香川大叔出去,愛麗絲叫住了我。

  「鳴子君。」她稍微低著頭。

  「嗯?」

  「『偶爾回來』是指什麼時候?」

  「唔——可能是半年一次?」我笑著說道。老爸老媽確實是說一年回來兩次的。

  「不要只是嘴上說說喔……。」她鼓著一邊臉說道。那臉實在是可愛到一個不行,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好啦好啦,不會毀約的喔。那麼拜拜——」我跟她道別之後,就走了出去。

  希望兔子能再有機會帶愛麗絲跳進通往仙境的洞吧。

To be continued.

——。

@香川大叔只有告訴鳴子說千明的姓氏,也就是說鳴子只知道千明叫有栖。這裡玩的是日文讀音梗,所以鳴子聽見有栖就直接想起愛麗絲了。
@這裡給鳴子加了個常常給弟妹們唸繪本的設定。
@那三件蛋糕都是草莓蛋糕。是鳴子買給弟妹們的蛋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