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宮あきら

頭像繪師FB專頁//mizumizu

雨宮亮,暱稱雨宮/阿亮
港家低產寫手,專注使用繁體

更新都在子博了……主博啥都沒有

▼坑▼
梅露可物語
全職高手
Uri
海囚
MHA
彈丸論破
SEEC
怪異症候群
黑色星期日
怨恨搖籃曲

【瑪麗蘇×二創】第四章(有栖 千明)【飆速宅男】

【飆速_瑪麗蘇】

◆第四章 
@自創角有。也許會做出一些非常瑪麗蘇的行為。
@因為都是一些妄想所以慎入。
繼續微虐。下章來灑點糖……

——。

  那之後,我以專心準備高中升學考為藉口,避開了大部分有比賽的日子,每到週六就呆在家隨意的翻開課本。

  生日那天,香川大叔發了短信過來,讓我去一趟會場附近的餐廳。那間餐廳是選手們比賽過後常常去的,大叔他偶爾會請客。

  香川大叔的太太也來了。她拉我到包廂內一張大圓桌坐下來,周圍坐著我在會場裡面比較熟的人。他們一個一個跟我說生日快樂,塞了幾個用了紅色花紋紙作包裝的禮物盒給我。

  接著店長拿了一個蛋糕過來。玫瑰紅的海綿蛋糕,上面點著桃紅色的奶油,中間是削成兔子狀的蘋果、水蜜桃片和草莓圍成圓圈。

  都是紅色。

  啊,大概是因為我以前的頭髮染成了紅色,蝴蝶結是紅色,假日的衣著也都以紅色為主,他們以為我喜歡紅色吧。

  我用鼻子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用手捂著半張臉,冷汗都快流出來了。

  混蛋,為什麼現在要讓我看見那麼多紅色的東西啊。這也太多了。

  鳴子君不來比賽之後,我做了很多事。我把頭髮染回黑色、把蝴蝶結換成一般的黑色髮圈、把房間所有紅色的東西都收起來、不再去會場看比賽,就為了不讓他的影像冒出腦中。

  我忍不住了,驀地站起來,低著頭,雙手按著桌子。

  「有栖醬,你身體不舒服嗎?」香川大叔問道。

  我緘默著。

  「今天謝謝各位了。我很高興。」我把身子壓得更低,像是在鞠躬似的。周圍靜默了一會,又洋溢著歡快的笑聲了。我鬆了一口氣,坐了下來。

  「好,那麼趕快來解決這個蛋糕吧。」我腦內只想著快點讓這個礙眼的蛋糕消失,充滿厭惡的拿起了膠刀,手腳利落的切開了蛋糕,然後趕快吃掉自己那份。

  吃著蛋糕的時候,我想到一件事,然後又看了看坐在周圍的人。

  嗯,鳴子君果然不在……會來才怪。會來就真的見鬼了。

  剛剛我想著的是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但後來又想到自己不能就那樣走掉。要是就那樣走掉的話,我大概就再也無法待在這個地方了吧。我在想些什麼呢……

  我吃著蛋糕。這個蛋糕很甜,我吃著總覺得五味雜陳。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沒有因為自己那蠢得要命的自尊,去跟鳴子君說上幾句話、或者去讓他對自己留下一點印象,那該多好。

  搞不好,就能親口聽到他說一句生日快樂了。

To be continued.

——。

@千明喜歡紅色是因為紅色很溫暖,也有鳴子的因素存在。
@如果將填滿千明內心的東西切開一半,那麼大部分是鳴子帶來的熱血,而另一部分則是其他人給予的溫暖吧。所以千明才沒有急急走掉。
@自尊就是對於一見鍾情這件事感到不滿而不願意去接觸鳴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