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宮あきら

頭像繪師FB專頁//mizumizu

雨宮亮,暱稱雨宮/阿亮
港家低產寫手,專注使用繁體

更新都在子博了……主博啥都沒有

▼坑▼
梅露可物語
全職高手
Uri
海囚
MHA
彈丸論破
SEEC
怪異症候群
黑色星期日
怨恨搖籃曲

【瑪麗蘇×二創】第三章(有栖 千明)【飆速宅男】

【飆速_瑪麗蘇】

◆第三章
@自創角有。也許會做出一些非常瑪麗蘇的行為。
@因為都是一些妄想所以慎入。
馬上就失戀了啦——(並沒有好嗎

——。

  冬天到底要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啊。好冷。不過今天的天氣算是很不錯了,沒有下雪,陽光也很明媚。補課結束之後,我又繞了繞路,走去平時看公路車比賽的會場。像這樣每週六都走去會場看公路車比賽,已經成為習慣了,兩年來一直重複著同樣的動作。然而,我卻不覺得有那麼一點厭煩或是惆悵。

  我走進會場內,四處環望,看看香川大叔在哪兒。看見香川大叔站在展示版前,我三步併作兩步走了過去,拍了拍香川大叔的背。等他回頭,我跟他打了個招呼。

  「有栖醬下午好啊,你怎麼穿著校服?」他一臉好奇的問道。

  「星期六也要補課啊。我看時間快到了就直接過來了。」我搔了搔頭,想到週一到週六都要補課心裡就覺得煩躁。

  「啊,原來是這樣……我想起來了,有栖醬你要升高一了吧。成績還好嗎?」香川大叔好提不提,偏要提起我的成績。害我的眉毛緊皺起來,快要黏成一條了。

  「就是因為不怎麼好才要補課的啊。」我一臉不滿地埋怨道。香川大叔看了只是笑得很開懷,拍了拍我的頭,讓我努力讀書之後就繼續和其他人聊天了。

  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大概是看展示版和自己離得很近,便下意識的湊過去看了一眼。

  「……嗯?」

  上面並沒有鳴子君的名字。

  「香川叔叔,鳴子君今天沒來嗎?」我轉頭問他。站他旁邊的穿著騎行服的人強行插進話題。

  「鳴子的話,恐怕有一陣子都不會來了!他上週說家裡要為了搬家而作準備,所以最近沒辦法來。搬去千葉之後,來的機會變得更少也說不定了呢。」那個人一邊笑著一邊有點不為意地說道。他那像是幸災樂禍的表情,讓我看了就想一拳揮過去。

  「是、是那樣嗎……。」我合上雙眼,把那一點惱怒壓抑下去,但是失望和不捨還是表露無遺。「……有栖醬別傷心啦,鳴子也說會偶爾回來關西的。」看我這樣,香川大叔拍了拍我的頭安慰我。但是我並不想被別人知道我喜歡鳴子君。「不,只是覺得沒有鳴子君在的比賽沒有那麼有趣而已,好可惜啊。」於是我撒了個謊,裝作心裡什麼都沒有,然後強顏歡笑地轉過身去看著賽場。就算比賽還有好一段時間才開始,我也只是拼命盯著眼前那一小段、什麼都沒有的賽道,什麼都不去想。

  直至比賽開始了,賽道上的公路車「咻」的一聲從我眼前飛過,我的麻花辮隨著刮起的風飄揚,我這才回過神來。然而關於鳴子君的事也隨之湧上腦海。

  就算鳴子君不在關西了,我也是從心底裡喜歡著公路車的。公路車本應是讓人熱血沸騰的活動,然而我現在卻一丁點都高興不起來。

  鳴子君不在這裡的事並沒讓我覺得有多傷心。只是,曾經被溫暖填滿了的心,現在就像是被挖空了一般空虛。

  我心不在焉的看著比賽,直至大家的歡呼聲充斥著耳朵。對大家而言,也許鳴子君在不在都沒有分別吧。

  但是,在我眼中,沒有鳴子君的公路車比賽,好像欠缺了什麼似的。

To be continued.

——。

@千明在這裡看比賽看兩年了,也知道鳴子升高一了就不可能每週都來,所以看展示版那邊並沒有寫得很驚訝。
@然後香川大叔是第一第二章登場的大叔喔。熟絡了就互相知道名字了這樣。

评论
热度(4)